中国江西网吉安频道
集团报刊江西日报 信息日报 江南都市报 新法制报 大江网 新参考文摘 赣商杂志 都市家教 报刊精萃 地市频道南昌 九江 景德镇 赣州 新余 上饶 吉安 抚州 宜春 萍乡 鹰潭
您当前的位置 : 中国江西网首页  >  吉安频道  >  旅游文化
井冈山:红色引领绿色崛起
2017-07-26 10:29:00    来源:井冈山报
编辑:曾风    作者:吴天适
字体:   | 吉安论坛 | 评论(
新闻热线:18907960133
权威网络媒体 吉安新闻门户 热线:0796-8339418 QQ:57759270 站长:曾风(18907960133)

  吴天适

  井冈山是“精准扶贫”启动以来,全国592个国定贫困县中第一个宣布脱贫“摘帽”的。2016年2月2日,中共中央总书记习近平到井冈山考察时提出“井冈山要在脱贫攻坚中作示范、带好头”。1年后井冈山如期率先“摘帽”,适逢井冈山革命根据地创建90周年。

  井冈山境内有100多处保存完好的革命旧居、遗址,2016年,通过正规培训机构到井冈山学习的党政干部就达29.26万人次,这让井冈山的贫困户,又多了一条脱贫之路———从火爆的红色培训中获得机会。

  井冈山是国家启动“精准扶贫”战略以来,592个国定贫困县中第一个脱贫“摘帽”县。国家制定的脱贫标准是贫困发生率低于2%(西部地区为3%),根据第三方评估及国务院扶贫办的核定,井冈山的贫困发生率已从2014年的13.8%降至今年初的1.6%。

  作为中国共产党的第一个农村地区革命根据地,井冈山在这轮精准扶贫中率先脱贫具有特殊深意。2016年2月2日,中共中央总书记习近平到井冈山考察时提出“井冈山要在脱贫攻坚中作示范、带好头”,一年后井冈山发挥革命老区的榜样作用,如期率先脱贫“摘帽”。同时,2017年也恰逢井冈山革命根据地创建90周年。

  假贫困踢出去真贫困“保起来”

  其实,这次脱贫是井冈山的第二次“摘帽”。

  地处湘赣交界罗霄山脉中段的井冈山,史上就是山瘠民贫之地,其行政建制可以追溯到1950年成立的井冈山特别区。1981年,井冈山县成立后就是国家级贫困县,1994年,已改为县级市的井冈山宣布脱贫,那次也是“率先”。

  不过,随着2000年与宁冈县合并,井冈山又开始“返贫”。

  如今在井冈山1297.5平方公里的国土上,居住着16.8万人口,2016年全市财政收入7.39亿,仍属经济欠发达地区,贫困率位居江西中等偏上。“精准扶贫”启动时,全市的贫困率是13.8%,106个行政村中有35个是省定贫困村,其中就包括“红军村”坝上。

  坝上地处井冈山革命根据地的核心区茅坪,位于毛泽东曾居住和办公的八角楼往东6公里处。村里80%家庭都走出过红军,包括袁文才、李筱甫等人,袁文才原是井冈山地区武装首领,后成为红军高级指挥员,他的副手李筱甫被收编后当了红四军军需处处长。

  连绵的青山脚下,生活着坝上村的163户636人,其中建档立卡的贫困户就有36户,贫困人口92人,经过3年精准扶贫,尚有2户3人没有脱贫。

  沿着蜿蜒小路进村,一块刻有“李筱甫送白马”的纪念碑边,住着已经脱贫的肖富民一家。64岁的他育有一子一女,儿子婚后,他和老伴、女儿共同生活,2013年女儿被诊断患有尿毒症之后,日子一落千丈,欠债数万元。

  “快走投无路时,赶上了精准扶贫。”肖富民觉得自己很幸运。2014年3月,他家被确认为贫困户后,3人吃上了低保,每月一共能领低保金420元。医药费报销额度由不到30%,提高到了70%。

  此外,政府还替他们买了包括养老保险、新农合和商业医疗险在内的3项保险,每人每年的费用是300元,他没想到,脱贫后政府还继续帮他们出这笔钱。会给所有未脱贫、已脱贫的贫困户一直买到2020年,直到他们过上小康生活。“保障扶贫”是井冈山扶贫的主线工程之一,井冈山提出的口号是将有能力的扶起来,扶不起来的带起来,带不起来的“保起来”。

  “保”字的意思是政府已经做好兜底的准备,“兜底”的前提则是摸清谁是贫困户。在以前“大水漫灌”的扶贫方式下,有时连贫困户的底数都摸不清,当地寄望通过精准识别来解决这一问题。

  “一精准,就能发现浑水摸鱼者。”茅坪乡纪委书记刘卫东,是挂点在坝上村的乡领导。坝上开始上报的贫困户是40户,但一核查就发现了两个假贫困户,他们不仅住着每层一百多平方米的3层楼房,家里还有小汽车。随着核查的继续,又有两个假贫困户被识别,其中1户家里有公职人员,另1户是有工商执照的企业主。假贫困户被剔除后,坝上村的贫困户最终由40户核减为36户。

  在剔除了“假贫困”户后,整个井冈山共识别出贫困户4638户,贫困人口16934人。

  按照贫困的不同程度,井冈山对贫困户进行“三卡识别”,像肖富民这样的特困户,用“红卡”标识,一般贫困户用“蓝卡”标识,刚刚脱贫但还有可能返贫的则用“黄卡”。

  颜色的不同意味着帮扶力度的不一样,市里给贫困户提供产业帮扶资金时,每个红卡户可获得1万元,蓝卡户5000元,黄卡户2000元。这些钱由市财政承担,但不直接发给贫困户。肖富民的1万元经他同意后,作为股金由政府直接投到了井冈山惠农宝投资有限公司,每年分红一次且年收益率不低于15%,2015年、2016年,他家都已分到了1500元。

  这么做是担心有人拿到钱就花了,没有用于发展产业,入股“惠农宝”则能保证持续稳定的收入。“惠农宝”是井冈山市投资成立的公司,即使实际年收益率低于15%,也要按这比例分红,不足部分由市金融产业扶贫指导委员会研究解决。

  井冈山1483户红卡户中,有1374户选择了“惠农宝”,剩余的红卡户,以及黄卡户、蓝卡户,则由政府牵线入股了相关产业合作社,约定10%—15%的年收益。

  每年多了1500元固定收益,肖富民心里踏实了不少。更让他感到踏实的是告别了“外面下大雨,家里就下小雨”的土坯房,新建了一栋3层小楼,即便每层只有1间。他家是“红卡”户,建房有1万元补助,还能享受免息贷款5万元,以及危房改建资金1.35万元,此外拆除土坯房也能获得1万元补助。

  红色培训引领生态旅游

  肖富民的脱贫账本里,还有1笔收入是给参加“红色培训”的学员做“红军餐”,2016年到他家吃过“红军餐”的有830人,带去的纯收入是1万元。

  以党性教育和红色基因教育为主的红色培训,在十八大之后不断升温。井冈山是全国最典型的红色旅游景区,境内有一百多处保存完好的革命旧居、遗址,开展红色培训的优势得天独厚。2016年,通过正规培训机构到井冈山学习的党政干部就达29.26万人次,这让井冈山的贫困户,又多了一条脱贫之路———从火爆的红色培训中获得机会。

  拥有红四军军部旧址、步云山练兵场等众多遗址的坝上村,已被全国青少年井冈山革命传统教育基地(全国团干教育培训基地)定为教学点,用于开展“红军的一天”体验式教学,以体验“红军的苦与乐”,其中就包括吃“红军餐”。全村共有46户条件合格的家庭,被确定为“红军餐”接待点,包括10户贫困户。

  坝上村委会主任金齐兴说,村里从2012年开始接待,第一年吃“红军餐”的只有3000人,2016年已达4万人。

  去坝上村吃“红军餐”的学员激增背后,是整个井冈山红色培训业务的井喷。2013年,井冈山就成立了红色培训发展领导小组,“红培办”向南方周末记者提供的数据是,2014年井冈山共举办培训班2157期,培训学员12.9万人,到2016年已举办4948期,培训29.26万人,每年以45%的速度在增长。

  红色培训的井喷可以理解,令井冈山干部教育学院副院长张贵民感到意外的是,一些民营机构也开始有“红色培训”需求,就连澳门博彩公司也到他们那里设立了爱国主义教育培训基地。

  井冈山现有三百多家干部培训机构,4家主力分别是:中组部的中国井冈山干部学院、江西省委组织部的江西干部学院、团中央的全国青少年井冈山革命传统教育基地,以及井冈山市属的井冈山干部教育学院。

  “红培办”掌握的情况是,主要培训机构现在基本上都处于饱和状态,人均在山培训时间5.5天。按照人均每天450元培训费用估算,2016年培训费给井冈山带去的收入是7.2亿元。

  不过对井冈山来说,发展红色培训还有另外的目的。“我们有意通过抓红色培训来发展红色旅游。”井冈山管理局旅游处有关负责人告诉南方周末记者。每个学员的培训费中就包含了一张190元的井冈山景区门票,源源不断的学员也带火了旅店业,不到17万人的井冈山,已有140多家宾馆,包括5家四星级酒店和9家三星级酒店,总床位数达1.8万余张。

  在“红色旅游”引领下,井冈山的生态旅游、乡村旅游方兴未艾,2014年以后,井冈山的旅游收入节节攀升,年收入从2013年的68亿,增长到2016年的121亿。

  井冈山旅游让不少贫困户从中受益。2016年,井冈山4638户贫困户中,从事旅游业的超过1000户,户均年增收1万余元。“旅游扶贫”已被列为当地扶贫工程之一,打出的第一张牌就是“红色”。

  “仅靠本市财力犹如杯水车薪”

  井冈山脱贫难度大,仅靠本市有限财力犹如杯水车薪,“没有党中央对老区真金白银的关怀给力,没有中央、省、市各级各地的倾力支持,井冈山的率先脱贫绝不可能实现。”

  过去一年,中央、江西省及吉安市向井冈山转移支付了12.05亿元,井冈山整合的各类扶贫资金达到4.27亿元。

  红色热土是我们脱贫的优势之一。在社会各界的扶持下,当地的基础设施已经不错,加上自然资源也比较丰富,只要激发内生动力,脱贫奔小康没有问题。

  激发内生动力的措施之一是,井冈山已启动产业扶贫,力争让贫困家庭实现“四个一”:每家都有1丘茶园、1块竹林、1亩果园、1人务工。为了这“四个一”,井冈山市提出,贫困户发展毛竹达到1亩以上,每亩奖励1000元,发展猕猴桃超过1亩的每亩可奖3000元,非贫困户则要发展到5亩以上才有奖补。

  同时,当地也在尽可能为贫困户创造就业机会,新城镇新城村的谢兆红患有鼻癌,在享受了“健康扶贫”“安居扶贫”等政策后,还被安排到附近一个陶瓷厂,从事简单的压土坯子工作,每月收入两三千,他智力低下的老婆也在这家陶瓷厂给瓷器贴花,每月能挣1800元。

  除了企业,井冈山还在全市开发了857个村组公益性岗位,吸纳了2694名贫困人员就业。新城镇新城村在每个自然村都安排了一到两个公益性岗位,村支部书记刘俊良说他们优先聘请贫困户当保洁员和生态护林员。“扶上马送一程”

  2017年初,井冈山迎来了脱贫攻坚的关键时刻,国务院扶贫开发领导小组委托的第三方机构,开始对井冈山进行“摘帽”评估。

  评估组最终测算出井冈山的贫困率为1.6%,比井冈山上报的1.17%高出了0.43个百分点。井冈山市副市长兰胜华对这一误差的解释是,他们有错退的,一些住房面积、收入水平还没有达到脱贫标准的贫困户被退出了,另外还有1户贫困户,在建档立卡时没被纳入,被发现了就是“漏评”。兰胜华说评估组“非常认真”,即便贫困率是1.6%,也达到了“2%以下”的脱贫要求。

  已宣布脱贫的井冈山还有贫困人口1417人,当地计划到2018年底使贫困率降到0.5%以下。

  实际上,剩下的贫困人口中有些人已经符合脱贫条件,只不过是被“预留”起来了,没有申报脱贫而已。袁文才的女儿袁华香就是被预留下的贫困人口,97岁的袁华香现居茅坪乡坝上村,和74岁的儿子李楚臣相依为命。

  作为烈士后代,他们娘俩每年还有1万多元的抚恤金,加上养老金、各种慰问金,收入已经超过贫困线。“担心他们被甩掉之后又要返贫。”坝上村村委会主任金齐兴说,一旦宣布脱贫两人每年6000多元的低保金可能就没有了,所以2016年就没让他们申报脱贫,打算继续帮扶一段时间,“计划”在2018年让袁华香一家脱贫。

  算上袁华香家,坝上村共预留了2户没有脱贫,13公里外的神山村也预留了1户,这样的做法在每个乡、村都存在,目的是为了减少返贫。

  脱贫摘帽不是最终目标。最终目标是要让老区人民过好幸福的生活。“扶上马,送一程”,按照中央这一要求,今年4月,井冈山又制定了脱贫攻坚的巩固提升意见,他们要打造“红色最红、绿色最绿,脱贫最好”的“井冈山样板”。

订江西手机报:电信、联通用户发短信JX到10626655,移动用户发短信JXB到106580009,3元/月
相关新闻
网友留言
江西网警在线
互联网经营备案登记-红盾标志
| 关于我们 | 广告服务 |
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编号:赣B2--20100072  备案号:赣ICP备05005386号-1 药品信息服务证
文网文[2012]0135-002 新出网证(赣)字05号 络视听许可证1406143号 新网3612006002
江西日报社中国江西网版权所有,未经允许不得复制或镜像 中国互联网举报中心